那些天,我们一起走过的狼C

狼C行程统计: (2012/09/28 - 2012/10/07)

日期        D0    D1   D2   D3  D4   D5   D6     D7   D8     D9
里程(KM) 4.6  14.6 17.9  0  14.9 11.2 13.9 15.4  21.4  19.2 共133.1KM
上升(M)   260 850 1410  0   740 1134 948 1183 709    876

D0 09/28 乌鲁木齐-雀儿沟-白杨沟煤矿

                徒步里程:4.6KM 海拔上升: 260M
                印象: 一晚再晚,一错再错,遂将错就错

徒步起点标志: 废弃油罐

中午12:30才出发,部分队员27号火车晚点晚上23:00才到乌市,于上午分头准备物资、采购等耽搁不少时间,路上又遇大塞车,15:30左右到达雀儿沟,吃饭休息约1.5小时,等到达徒步起点时已是18:30。

在白杨沟煤矿过桥后,路向左右分开,向左为呼图壁林场方向(路况较差,比较窄,可通越野车);向右为白杨沟达板方向,沿此方向行进行10KM即到达徒步起点,标志是一个废弃油罐。在徒步起点处,简易土公路向左转弯,徒步线路则是沿河谷逆流而上。

今天只徒步4.6KM,因天色已晚,便择地扎营。前队选择了高绕并在水西侧扎营,后队则选择过河于东侧扎营,两队隔水相望,倒也别一有番情调。

在路线上还有段小插曲:在狼C线路选择上,主要以大宝2010年夏季之行为主,起点定为呼图壁林场。由于千沟通,出发后司机直接开向白杨沟煤矿,不是最初计划的呼图壁林场。在分叉路口研究了一下地图,看到两边路是互通的,主要是司机坚持这边路好走,我们就没再坚持。等到了白杨沟煤矿后,煤矿工作人员告知前往呼图壁林场的路不通。又通过司机联系到了前阵子刚从此线路走过的领队”刚刚好“,问询了一下详情,得知沿白杨河逆流而上便可直达白杨沟达板,路程比从呼图壁林场出发短些,并且少翻了一个克拉玛依纳克达板。“刚刚好”在电话中详细告知了相关行程细节,并且前面曾有多支队伍从此处经过,所以此段虽没有GPS轨迹及相关攻略,但走出去应该问题不大。

建议:队伍早点从乌鲁木齐出发,第一天争取多走些路,第二天便可以直接翻白杨沟达坂。

D1 09/29 白杨沟-沿白杨河逆流而上

                徒步里程:14.6KM 海拔上升: 850M
                印象1:多次涉冰水,冷但可以忍受,相比简易木桥更惊险!
             
  印象2:营地晒着太阳喝咖啡,真是神仙日子

今天开始尝试淌水,并没有想像中的可怕,但水深处也要没及大腿,水面较宽时还会有刺骨之感。上岸后不亦停留,走起来后腿脚很快会缓过来。

前小半路(航点“过河12支流”前),基本都是在河谷简易小桥13里行走,全是穿着溯溪鞋走下来的。在连续过河后,开始上切至右岸,行进方向由西转向南,开始走牧道,路迹明显,此后即可换鞋。过了两根木头搭成的简易桥13后,均在水左侧行走,直到又走到机耕道上。

沿机耕道走不多久,便到达地质队的帐篷营地,大家在营地稍作休整,然后脱离机耕道,走西侧的小桥,沿水右侧的牧场围栏向西南行进(路比较窄,不时还会看到断坍塌),不久又会回到机耕道上。过地质队营地后也可沿着机耕道走,但要过水。再往下走,机耕道开始盘旋向上绕行,此地便脱离机耕道,沿着河谷右侧小径直行。

此时路径比较多,走河谷亦可,但河谷内碎石横生,小路比较窄,好处是没有海拔起伏;河谷右侧牧场草地上有牧道,不好之处就是要上上下下,体力消耗稍大。

考虑到后队的情况,和领队吃饱点商议后,16点到时便择地扎营。营地本身可谓6星级,只是离明天的目标白杨河达坂还有段距离。

D2 09/30 白杨沟-白杨沟达坂-马鞍形营地-峡谷营地

                 徒步里程:17.9KM 海拔上升: 1410M
                
印象1:河谷里乱石丛生,新疆特色
                 印象2:刀队神勇,小守宙爆发
                 印象3:洪彪等三队友身体原因决定原路返回

出发后队伍大放羊,因为到处都有路,哪里都可以走。河谷中乱石丛生,但隐约有路可寻;河谷右侧草地上有牧道;左侧显示有大宝的10年行走时的轨迹,应该也有路。

沟底处是一小海子,实际上就是一滩水,这应该是大宝攻略里所说的的小冰湖。过冰湖,沿右侧(西侧)上升即达白杨沟达坂,此处为一关键点,因为东侧也有路,但并不通往白杨沟达坂,后面就曾遇到过在此处走错路的队伍。

白杨沟达坂算是最难的一个达坂了,一则是海拔高,实测3858M,二者背负重,背着后面几天的食品呢,三者路线较长,且有起伏,而且阴面全是积雪。但难点并不在上升段,而是从白杨沟达坂下降时,有多处路段相当陡峭,坚硬的路面上覆盖着层层碎石,必须用登山杖撑着小心下降方可;其它大部分路段则是在碎石堆里腰绕,碎石此可谓是新疆特色了。

从白杨沟小冰湖开始就没有活水源了,直到过了马鞍形营地,方见小溪流。过三条小溪后,可沿着沟下降至台普希马河支流。虽是支流,水势也比较大,必须涉水才能通过。

下降至河谷后得知63岁的老鱼有点状况,我和先锋放下包前去迎接,见面后得知问题不大,接下他的包后便返回。等队伍到达峡谷营地时,刀队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营地扎在河谷的碎石滩上,比之昨天的营地,真是天上地下,但后来证明,这已是最好最大的营地了,向下再走1个多小时才能见到更好的营地。

建议:马鞍形营地取水不便,不宜扎营。从马鞍形营地下降到小溪流处,可扎两顶帐篷左右。大队伍的话,只能向下走至峡谷择地扎营。

D3 10/01 营地休整一天

                徒步里程:0 海拔上升: 0
               
印象1:先下雨,再下雪,峡谷内相当冷
                印象2:领队吃饱点看云识天气超级准!

昨天从白杨沟达坂下撤时,对讲中就传来吃饱点的建议:云层正往山顶堆积,天气要变,营地尽量选择高地。结果当天晚上便开始下雨,好在雨量不大,先锋还特地做了个水标以观测水量。

今天后面的行程要涉水,在这个阴冷的下雨天里过河绝不是个好主意,大家便休整一天。

我和刀队一在窝在帐篷里研究攻略。网上收集的攻略都放在我电子书、手机上了,另外吃饱点和先锋去前面探路的时候还捡到一打别人的攻略,正好派上用场。

下午等雪停的间隙,大家开了个会,决定由刀队带领5名队友走狼B线,估计两天可以出山;剩余10名队友继续狼C。

不曾想,刀队等6人因为水大桥被冲坏,没能走通狼B,只得退回白杨沟。实实在在地走了一条虐线。当然,这是后话了。

D4 10/02 沿台普希马河逆流而上-库勒阿特腾阿苏达坂沟口

                徒步里程:14.9KM 海拔上升: 740M
               
印象1: 一路涉水,河水冰泠
   
            印象2:篝火烤火腿肠,香煞人

拔营后顺流而下,到达三岔口河流交汇处,队伍分两队分奔西东。

狼C队伍从早到晚共过河20多次,水深处没及大腿,清晨气温低,峡谷中更是不见一丝阳光,还伴有冷风吹过,刚从水中上来时,腿脚全无知觉。

全程只有两处拉了绳子,都是水又急又深的地方,其余过河处,水势相对较缓,涉水比较安全。

路线选择上也可以选择高绕,考虑到队伍体力消耗、行进速度及安全性,我们均选择涉水。全队一致行动,快速通过,行进速度很快。

之后河谷越来越窄,路线蜿蜒向上开始高绕。此段线路看起来险恶,但走起来却还可以,够宽够平。

走出峡谷,视野逐渐开阔,左侧是草坡,右侧还是陡岩。沿着河流左侧小路便直达库勒阿特腾阿苏达坂沟口处的营地。此沟口相当隐蔽,要特别注意。如果向前走的话,则是河源峰方向了。

今天路程走下来还比较轻松。放下大包后,往河源峰方向走了走,回来时又往库坂方向探了探路。

建议:过河要果决,统一行动,相对高绕,更节省体力/时间

D5 10/02 翻过库勒阿特腾阿苏达坂

               徒步里程:11.2KM 海拔上升: 1134M
              
印象: 遭遇羊群,狼塔牧场吃羊肉的打算落空

从沟口走不多远,便碰到了从狼塔牧场撤出来的牧民,以及他们的1000多只羊。雪地上已被羊群蹚出一条宽阔的羊路来,我们一行人等按着痕迹行走,免去了踏雪寻路之苦。

路上遇到的三个哈萨克人,见人就问有没有烟,说是已经断烟几天了。他们是9月份进的山,在狼塔住了一个多月,赶在大雪封山前将羊群赶出去。

因为下雪及冰冻,上库勒阿特腾阿苏达坂前的走一步滑半步的流沙坡好走了不少。到顶后,我先向右前方沿着大宝的轨迹探了探路,然后折回又沿着羊群的痕迹向左前方走了个大半圈,推测此路应该也能到达狼塔,但再往前是个大斜草坡,考虑到海拔损失太多,便折回与众人汇合。

等全队到齐休整完毕,接着赶路。后面的路况相当好,比前面探路时所预想的好了太多。很多路段完全可以跑起来,权作放松。行至三岔口时,右行的话要过河,讨论之后,领队决定就地扎营。

晚上点上篝火,听歌,聊天……

建议:时间紧张的话,可适当向前赶路,第二天可以直接翻过蒙格特开增达坂。

D6 10/03 狼塔高山牧场牧场-狼CD交叉口

                徒步里程:13.9KM 海拔上升: 948M
               
印象1:过河,还是过河
                印象2:高山牧场上的柔软时光

今天的行程比较短,下午14点便扎营休息,因为再往下走就要翻蒙格特开增和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了,时间上又不够,所以大家正好来享受一下高山牧场上的柔软时光。

今天过河也有15次之多,一路大家基本都是穿着溯溪鞋走过来的。刚出发不久就有一个关键点:在三岔河谷处拔营后,向右连续涉水过河,之后会遇到一个三岔河谷,左边的峡谷非常平坦而且阳光灿烂,右侧是一片阴森森的树林。但正确的路却是进入树林,沿着溪流向上。

营地选择在近达狼C与D线交叉口处,虽全是草坡,但地却不平,全队5个帐篷很分散。此处海拔接近3000,已找不到可以烤火的树木,但有一些小的灌木可供取暖之用。

D7 10/04 蒙格特开增达坂-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泥水溪交汇处

                徒步里程:15.4KM 海拔上升: 1183M
               
印象1:雪路行进
                印象2:星汉灿烂,银河横贯长空,震撼人心

昨天休息很充分,所以今天出发较早。拔营后一直沿着左侧河谷向上,河谷里面、左岸及右岸都有路,我们选择海拔缓升的右岸慢慢上升,直到到达群山环绕的一块平地,平地中间还有冰湖,此地亦有扎营的痕迹,还有丢弃的垃圾等。

过了小冰湖,从左侧开始上山,此处要特别注意,走错至右侧的话,路将会很难走。此后一路向上,雪深处左膝盖,还好有前面队伍走下来的脚印,我们一直踩着他们的脚印缓慢向上攀登。

P1050242右侧为横切小路

用了约5个小时,到达蒙格特开增达坂,此后一路一直在腰绕,新疆特色的向阳坡碎石路已让我们不胜其烦,但又无可奈何。好在基本是平路或缓坡,一直通到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

在等后队的空隙,搭了个玛尼堆,站在高处欣赏风景。但这份兴致很快就被下降途中的乱石路给搅黄了,再次感慨这种新疆特色路简直烂透了,有人竟然还要重走狼C !?

路上不时会看到牧民搭的小房子,但现在已经空了。从达坂下来后基本是沿着河谷顺流而下,有几处要过河但不用换鞋,雨季水量大时就不好说了P1050297

下午到达三岔河谷时,发现上游来水全是泥汤,前面开矿所致。本来计划继续向前多赶些路的,因泥水溪无法饮用又者天色将晚,全队只好在三岔口择地扎营,波波看着此营地绝望地坐在地上,只吐出了三个字:没心情。此处有前队扎营的痕迹,但是要找出个平地来,还是要费点功夫的,何况我们有五顶帐篷。

晚上的夜空,星汉灿烂,银河横贯长空,震撼人心!

D8 10/05 泥水溪交汇处-金矿-木屋

                徒步里程:15.4KM 海拔上升: 1183M
               
印象1:金矿,富了少数人却坏了祖宗江山
                印象2:
天气说变就变,一路走来无数纠结

前半程都是被现代文明所糟蹋的痕迹,因为金矿开采,不仅整条河成了泥汤水,整个河谷也被推土机推平了。直到过了金矿,其上游的又恢复了清彻的原貌。

P1050317P1050337

今天的计划是要一定翻过哈尔哈提达坂。但人算总跟不上天算,在离达坂沟口约1小时路程的时候,气温骤降,达坂上空乌云密布,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我们的行程计划再度被打乱。遂决定全队撤回至金矿,打算乘矿上的车去巴伦台。

谁料老天又给我们开了个玩笑:返回途中,云开雾散,阳光重又普照大地。同领队吃饱点商议是否回头再翻达坂,吃饱点坚持大家安全出山最重要。可更没料到的是,返回路上碰到了一个22人的大队伍,问了一下他们领队,说是坚持要走出去的。我和先锋轻装先去金矿问了一下车子事宜,其他人在原地休息。等我们俩个返回后,22人的大队伍已经出发,我们遂下定决心,按原计划走出狼C。

但经此一折腾,近3个小时过去了,今天再翻达坂已无可能。如果不变天的话,这个时间我们应该快到达坂了。

天阴了起来,人站在风中瑟瑟发抖。行走至小木屋时,提议大家今晚在屋内打地铺,明早收拾也更快捷。天色渐晚,漫天的雪花亦是不期而至,洒满了整个山谷,也掩却了狼C的路。

D8营地哈尔哈提达坂沟口的木屋

一整天我都穿着溯溪鞋,本打算淌水过河的,但望着这流淌着的泥水,实在没有淌水的心情,便找了找高绕的路,呵呵,看来更多的人和我同样的想法。高绕下来后,也要过几次河,但有前队放好的石头,所以全程穿徒步靴即可。

建议:营地选择上,可在哈尔哈提达坂沟口的木屋内打地铺,参见轨迹内航点:好营地(两木屋),共有两个,但不紧挨相距有些远,屋内可睡8人左右。这样第二天便可以直接翻达坂,中午时分就可以到古仁格勒桥。

D9 10/06 木屋-哈尔哈提达坂-古仁格勒桥(地质队帐篷

                徒步里程:15.4KM 海拔上升: 1183M
               
印象1:饭是捡来的香
                印象2:
破釜沉鞋,只为古仁格勒的一米阳光,最后看到的却是地质队小伙们热情的笑脸

昨天粮食就开始告急了,还好一路之上有不少前面队伍为了减负而丢弃的生米、挂面等,我们一路行来,吃得绝对算是丰盛,只希望我们后面的队伍带了足够的粮食,经过我们扫荡后他们可是没得捡了。

早上7点多时雪还没停,昨晚已下了一夜,直到8点左右雪开始变小,等我们吃完近10点时,雪完全停了。大家继续前行,一定要走完狼C最后一段路。

不知前队22人的情况怎样了,即使他们不走的话,我们也必须出山。出发前和三彬、先锋商议上达坂时轮流踩雪。等我们到沟口时,发现他们已经拔营了,此后我们一直沿着他们的脚印走。

路过沟口的小木屋时,发现里面是各种物资,防潮垫要以打来算,垃圾也是以堆来计,因为是狼C最后一天了,能扔的都扔了,能减的负全给减了。

到达哈尔哈提达坂前的路真是绕,在湿冷的云雾里走了个半圈,才隐约看到哈尔哈提达坂的面貌。从达坂下降时,才用上已背了8天的简易河爪,穿上它下山得力多了,一路可以小跑着下山。

在天一色地一色的蓝白世界里,我们急速奔走、谈笑风生,轻松自在,一点不像走了9天的疲惫之师,也许只因为狼C就要结束了。

等到了古仁格勒桥,看到了地质队的帐篷,但并没有所预想的村庄。通过队长得知古仁格勒村子早没人了,这个季节人牧民都进城呆着了。

P1050397P1050402

由于附近手机没有信号,必须要到8公里外的哑口,领队吃饱点向地质队借了马,同一名地质队小伙骑马扬长而去。本以为他们能快去快回,可等了半天也不见个人影。就在大家决定派两个人去接应时,他们回来了,此时已过去了4个多小时了。

好消息是车子明天一早过来;坏消息是车子明天才能来,我们还要呆上一晚。还有个更坏的消息,走B线的队伍昨天才走出来,还有人受伤了,其它情况不明。但让我们稍许安心的是他们已经安全抵达乌鲁木齐。

晚上在地质队帐篷里结结实实地吃了顿大餐,我、波波、吃饱点、先锋接着在外面扎营,其他人睡地质队的帐篷。

建议:在古仁格勒桥,可以拦矿上的车去垭口打电话联系车辆或通报队伍安全出山的消息,然后再搭车回来即可。矿上来往的车比较多,半小时内应该能等到,当然等多久绝对是由人品决定的。

D10 10/07 包车-巴伦台-G216-胜利达坂-乌鲁木齐

                  印象:胜利达坂----最后的纠结

10点左右接我们的车子来了,大伙同地质队队长及小伙子们合影,然后挥手道别。

P1030222

师傅说好是要走G314-G312绕路到乌鲁木齐的,后来一通电话,说是G216翻垭口的路可以通行,虽然险,但路程短,只有200多公里路。于是先折回巴伦台吃饭,饭后开上G216,结果发现路太滑,车在硬雪上面完全没了抓地力,摇头摆尾似的,引得我们阵阵惊呼。最后全队下车步行,司机开着车子悠悠地开过胜利达坂,我们的狼C徒步却还在继续。

晚上23:30,终于到达乌鲁木齐。可爱的乌鲁木齐呀,我们又来了。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1-08-12 · 1 Comment »

狼塔记忆-别样精彩

狼C用了10天时间,自2012/09/28至2012/10/08,10天的时间很长,原本可以做很多事情,但也可以什么都做不成。

10天里每天都是按照着程序重复着过往:先是起床,当然指从睡袋和帐篷里面爬出来,然后做饭、吃饭,收拾打包停当后就开始上路,走,就是不停地走,遇坡爬坡,见水淌水,待黄昏便找地扎营,之后再将早上做的事反过来做一次。第二天也同样,先正着做,再反着做,乐此不疲。

行走在路上的感觉每天都差不多一致,风景多是大同,天上"blue-blue-sky",脚下"yellow-yellow-grass。只有路边的石头不断告诉你,它并不是昨天的它。一草一木,一溪一石,皆有不同,行走时曾历历在目,但过后,所有的细节全被抛至脑后,所剩下的只有被同质化的感受及记忆。如同曾走过的岁月,在记忆里也只是个框架,框架上每个格子里面所深藏着的,全是被想像所朦胧并炫彩着发着彩虹般光亮的虚幻记忆,假得甚至不着了边际,却又被梳理得有板有眼,有条有理。

空中快谈

乏味的旅途中,能认识个聊得来的朋友一起天马行空式的畅谈绝对是一大幸事。

虹桥T2办登机牌时,一位背着大包的驴友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攀谈之后得知他也是前往乌市,准备走夏特。他就是来自香港的Michael,在沪工作生活10多年了,他的户外兴趣广泛,什么都玩,徒步、骑行、漂流、登山等等,曾辞职单骑川藏线,直入尼泊尔。

近5个小时旅程中,我们的嘴巴一刻也没闲过,从雪山、美景、偶遇一直聊到骑行路上防狗招术,单骑路上遇恶狗追咬绝对惊险之极,但事后再谈起时,竟也只能博人开怀而笑。只有亲身体验并真心体味过其中滋味,方能笑得如此爽朗无忌,用不着丝毫掩饰。

老公、水草和鱼

看到此标题,你或许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呵呵。他们其实是三个人,都是去年登雀儿山时认识的山友。老公和水草是新疆的,鱼从北京来,已在新疆玩了近两个月了,刚从喀纳斯回来,正准备回京。

老公,系老郭也,网名不系之舟,但去年爬雀儿山时,好像被大仙这位队伍中最小的女队员叫成了老公之后,便成了全队的“老公“。水草,去年登完山,马上忙着生小孩,现已是两个小孩的妈妈了,但美丽本色,风采依旧!鱼,还是老样子,旅行之后嘴更贫了,鱼式幽默,妙语连珠,时不时就让我们捧腹大笑。

一年后,四人能在乌市重聚真是缘分。不过明年说不定还有可能,期待我的慕士塔格计划。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1)行前本打算去趟老家的,等国庆临近时又改变了计划,决定去走狼C。联系了刀队,他说徒步中国队伍还有名额,于是就直接订了机票等事宜。决定其实很容易,也正因为如此,计划才总是不靠谱!

2)决定去狼C后,就一直在收集研究网上的攻略资料,主要以大宝2010年夏季之行为主,其他攻略为辅助。新疆地名,真是又长又别扭,太难记了,如哈尔嘎特开尔茨达板。攻略看完几遍后再加上特意用心记忆,方才记住,这才对本次行程有了大体了解。

出发后,司机直接开向白杨沟煤矿,而不是最初计划的呼图壁林场,在分叉路口研究了一下地图,看到两边路是互通的,并且司机坚持这边路好走,刀队和我都没再坚持。直至到达白杨沟煤矿后,向煤矿工作人员了解了一下路况,得知前往呼图壁林场的路不通。再和刀队一起研究地图,并通过司机联系到了前阵子刚从此线路走过的领队”刚刚好“,被告知,沿白杨河逆流而上便可直达白杨沟达板,路程比从呼图壁林场出发短些,并且少翻了一个克拉玛依纳克达板。“刚刚好”在电话中详细告知了相关行程细节,并且前面曾有多支队伍从此处经过,所以虽然此段没有GPS轨迹及相关攻略,但相信走出去问题不大。

本来从乌市出发就晚,再经此一折腾,出发后仅走了4.6公里,便因天色已晚被迫扎营,紧张、期待而又不安中度过了狼C行程第一天。

分队

翻过白杨沟达板后,由于部分队友体力、速度等原因,队伍决定分两队:其中5人跟刀队一起走狼B线出山;其余人等接着走狼C线。

但让人想不到的事,本以为两天就能出山的狼B线竟然不通,刀队等6人不得已只得退回至白杨沟达板。他们是实实在在地走了一条虐线,只比我们提前了一天回到乌鲁木齐。

几乎弹尽粮绝,况且队友老杨手指被砸伤,等他们一队”老弱病残“狼狈地翻过白杨沟达板后,热情的地质队收留了他们,给他们蒸了一锅包子,有队友说这是他平生吃的最好吃的包子了。我们狼C一队,也面临着同样的粮食短缺问题,好在我们有解决办法。

饭桶们的美好"捡讨"生活

狼塔之路上全是“文明”的痕迹,因为是新疆最热的三条线中的第一位,来来往往的队伍超多。我们此行就曾听说或遇到6支队伍,有的队伍还经过了多番合并重组。

一路之上,差不多可以捡一整套户外装备了,除了大包和睡袋,其它的差不多全了。路上被扔掉的各色鞋子最多,有布鞋、军胶、溯溪鞋等等。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只有食品,无论大米、挂面,或煎饼,还是咸菜、老干妈,我们均执行三光政策,照单全收。一边高兴地清点战利品,一边又可怜着我们后面的队伍,他们是一个仔也捡不到了。幸亏前队人马留下来的这些食物,否则后面的两天时间,全队10人估计要饿着走出来了。

出来后,我清点了我身上的食品: 压缩饼一袋(118克,第7天队友送给我的),嚼一嚼1根,羽泉榨菜2包,蔬麦餐6包,这些食品应该还能撑个一两天。此次我带的食品并不多,就是本着拉练和减肥去的,效果虽不如期望,但基本达到了目的,回乌市连续几天大餐后称了下体重,比来之前轻了2公斤多。

酒量是练出来的

队伍中有人带了酒,给了刀队一瓶,然后刀队又转赠给我半瓶,只因我说睡前喝两口能促进睡眠。

此酒用人参泡过,味特浓。翻白杨沟达板等待后队时,曾从刀队手中接过来喝了一口,不曾想竟如此浓烈,一口下肚之后便觉睡意来袭,呼吸急促,脚步愈发沉重,便与刀队说,此酒当为晚上睡前之安眠良药,此时喝了实是浪费。

此后连续几天晚上,我都会喝上两口,然后便酣睡至第二天早上。

毕竟酒只有半瓶,在后面没有酒的几个夜晚里,我则在帐篷里翻来覆去,左脑数着绵羊,右脑想着复杂而又乏味的事情 ...... 不知到了何时,方失去了意识,沉沉睡去。

成功,总发生在绝望的边缘。熬得住,便是良宵佳梦的开端。一如我们在弹尽粮绝之际,意志与精神紧绷的一刻,终于走到了古仁格勒桥,即此行的终点。身体虽疲惫,精神却异常亢奋。

等回到上海当我再喝啤酒的时候,发现竟没感觉了,啤酒已失去了其医用疗效,难道还在亢奋中?

购物也疯狂

走完狼C回到乌市后,只有两件事能让人兴奋,一是吃大餐,二就属购物。

在红山干果市场,五个人一展吃货本色尝遍了所有干果之后,也展示出强大的购买力,为国家拉动内需做出了公民所不应有的贡献。每个人都是红光满面,将自己的战果装箱打包,交付与快递,然后空手而归。

买干果是我曾预谋过的,但买新鲜羊肉却是我绝没有想过的事。此事由蔡瑶所提议,然后三人便杀进三屯碑肉类批发市场。看到琳琅满目的牛羊肉,直接下手,三人共包了差不多一只整绵羊。待走出市场老远,才想起来要核对一下重量,在一水果摊处一称,竟然都少了1/4之多,遂即又提着肉杀回市场,老板自知理亏,答应给我们再补羊肉,结果我们手中又多了半只羊。

打包时,我看着这10多公斤羊肉,真是又爱有恨。结果在机场办登机时,我和蔡瑶的东西均严重超重,几经组合之后,将两个大包成功托运。两人登机时却如暴发户一般:左手拎一个,右手提一个,背上还背一个。

自我户外出行以来,此次购物虽不是最过瘾的一次,却是最疯狂的一次。下不为例,且引以为戒。

乌市印象

乌鲁木齐,就像个大杂烩,所有的一切都杂凑在一起,人凑在一起,路凑在一起,车子也凑在一起。

乱就像是它的固有的次序。正如“国际大巴扎”,bazar就应该是乱哄哄的集市,人群/商贩/摊铺/车辆全部都混闹于一体,因了人气而没了次序方是天经地义,但若要冠之以“国际”之名,又让人莫名唐突。这正是乌鲁木齐所带给我的矛盾感。

多种民族,多种语言,多种肤色,多种习惯,全集中在狭长的市区里,矛盾着共存,繁衍着生息。

大美天山

狼C的风景并不如预期,想去看风景的话,当去北疆喀纳斯一线,不过此行亦是可圈可点。

山一程又水一程的长途跋涉,风一更再雪一更的风餐露宿,早已让众人忘却了故园之声,陶醉在这片如画的旷野之中。

天一色地一色的寥廓苍茫,乌黑险峻的连绵山峰直插云霄,湍急的河流曲转绵长,山阴之地白雪茫茫深至膝盖,山阳处却是碎石横流遍野,晚间银河横贯长空南北,星群闪耀,似与古人共享此片时空,同慨星汉灿烂。

所到之处皆是粗线条所绘描出的疏狂与蛮荒景致,远非所谓灵秀江南小家碧玉之山沟沟等人造景观所能拟比。

天工造物,非自工;绝境至美,皆天成。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22-12 · No Comments »

征战狼塔

北天山深处,河源峰脚下,

冰关隘口,激流横断!

台普希克马河之上,枯树为桥,

悬崖陡壁之腰,残破古栈道。

险山峻岭,老木沧桑,群狼出没。

这正是我们的梦想之地,

绝境,至美!

狼塔之路行程:

09/28: 乌鲁木齐包车至呼图壁县-呼图壁雀尔沟106团煤矿-呼图壁林场
09/29: 希勒木呼-喀拉莫依纳克高山牧场
09/30: 喀拉莫伊依纳克-白扬沟冰达坂
10/01: 沿发源于河源峰的台普希克马河而上
10/02: 翻过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进入狼塔的高山牧场
10/03: 穿越狼塔高山牧场
10/04: 翻越兰特开曾达坂抵达哈拉哈特
10/05: 过玛纳斯河,翻越哈拉哈特达坂抵达乌鲁木齐牧场
10/06: 徒步终点古仁格勒村,坐车回乌鲁木齐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9-26-12 · No Comments »

想来,享来

有什么地方比“上海豪享来”还“享来”的,那就是乌鲁木齐“特享来”了。

image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9-25-12 ·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