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大片,视觉盛宴

superbug: 梦是唯一行李(II)——2012之坝上醉秋: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photo/917384,0,0,0.html

飞机0730: 藏地佛学院见闻: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photo/919368,0,0,1.html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23-12 · No Comments »

狼塔记忆-别样精彩

狼C用了10天时间,自2012/09/28至2012/10/08,10天的时间很长,原本可以做很多事情,但也可以什么都做不成。

10天里每天都是按照着程序重复着过往:先是起床,当然指从睡袋和帐篷里面爬出来,然后做饭、吃饭,收拾打包停当后就开始上路,走,就是不停地走,遇坡爬坡,见水淌水,待黄昏便找地扎营,之后再将早上做的事反过来做一次。第二天也同样,先正着做,再反着做,乐此不疲。

行走在路上的感觉每天都差不多一致,风景多是大同,天上"blue-blue-sky",脚下"yellow-yellow-grass。只有路边的石头不断告诉你,它并不是昨天的它。一草一木,一溪一石,皆有不同,行走时曾历历在目,但过后,所有的细节全被抛至脑后,所剩下的只有被同质化的感受及记忆。如同曾走过的岁月,在记忆里也只是个框架,框架上每个格子里面所深藏着的,全是被想像所朦胧并炫彩着发着彩虹般光亮的虚幻记忆,假得甚至不着了边际,却又被梳理得有板有眼,有条有理。

空中快谈

乏味的旅途中,能认识个聊得来的朋友一起天马行空式的畅谈绝对是一大幸事。

虹桥T2办登机牌时,一位背着大包的驴友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攀谈之后得知他也是前往乌市,准备走夏特。他就是来自香港的Michael,在沪工作生活10多年了,他的户外兴趣广泛,什么都玩,徒步、骑行、漂流、登山等等,曾辞职单骑川藏线,直入尼泊尔。

近5个小时旅程中,我们的嘴巴一刻也没闲过,从雪山、美景、偶遇一直聊到骑行路上防狗招术,单骑路上遇恶狗追咬绝对惊险之极,但事后再谈起时,竟也只能博人开怀而笑。只有亲身体验并真心体味过其中滋味,方能笑得如此爽朗无忌,用不着丝毫掩饰。

老公、水草和鱼

看到此标题,你或许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呵呵。他们其实是三个人,都是去年登雀儿山时认识的山友。老公和水草是新疆的,鱼从北京来,已在新疆玩了近两个月了,刚从喀纳斯回来,正准备回京。

老公,系老郭也,网名不系之舟,但去年爬雀儿山时,好像被大仙这位队伍中最小的女队员叫成了老公之后,便成了全队的“老公“。水草,去年登完山,马上忙着生小孩,现已是两个小孩的妈妈了,但美丽本色,风采依旧!鱼,还是老样子,旅行之后嘴更贫了,鱼式幽默,妙语连珠,时不时就让我们捧腹大笑。

一年后,四人能在乌市重聚真是缘分。不过明年说不定还有可能,期待我的慕士塔格计划。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1)行前本打算去趟老家的,等国庆临近时又改变了计划,决定去走狼C。联系了刀队,他说徒步中国队伍还有名额,于是就直接订了机票等事宜。决定其实很容易,也正因为如此,计划才总是不靠谱!

2)决定去狼C后,就一直在收集研究网上的攻略资料,主要以大宝2010年夏季之行为主,其他攻略为辅助。新疆地名,真是又长又别扭,太难记了,如哈尔嘎特开尔茨达板。攻略看完几遍后再加上特意用心记忆,方才记住,这才对本次行程有了大体了解。

出发后,司机直接开向白杨沟煤矿,而不是最初计划的呼图壁林场,在分叉路口研究了一下地图,看到两边路是互通的,并且司机坚持这边路好走,刀队和我都没再坚持。直至到达白杨沟煤矿后,向煤矿工作人员了解了一下路况,得知前往呼图壁林场的路不通。再和刀队一起研究地图,并通过司机联系到了前阵子刚从此线路走过的领队”刚刚好“,被告知,沿白杨河逆流而上便可直达白杨沟达板,路程比从呼图壁林场出发短些,并且少翻了一个克拉玛依纳克达板。“刚刚好”在电话中详细告知了相关行程细节,并且前面曾有多支队伍从此处经过,所以虽然此段没有GPS轨迹及相关攻略,但相信走出去问题不大。

本来从乌市出发就晚,再经此一折腾,出发后仅走了4.6公里,便因天色已晚被迫扎营,紧张、期待而又不安中度过了狼C行程第一天。

分队

翻过白杨沟达板后,由于部分队友体力、速度等原因,队伍决定分两队:其中5人跟刀队一起走狼B线出山;其余人等接着走狼C线。

但让人想不到的事,本以为两天就能出山的狼B线竟然不通,刀队等6人不得已只得退回至白杨沟达板。他们是实实在在地走了一条虐线,只比我们提前了一天回到乌鲁木齐。

几乎弹尽粮绝,况且队友老杨手指被砸伤,等他们一队”老弱病残“狼狈地翻过白杨沟达板后,热情的地质队收留了他们,给他们蒸了一锅包子,有队友说这是他平生吃的最好吃的包子了。我们狼C一队,也面临着同样的粮食短缺问题,好在我们有解决办法。

饭桶们的美好"捡讨"生活

狼塔之路上全是“文明”的痕迹,因为是新疆最热的三条线中的第一位,来来往往的队伍超多。我们此行就曾听说或遇到6支队伍,有的队伍还经过了多番合并重组。

一路之上,差不多可以捡一整套户外装备了,除了大包和睡袋,其它的差不多全了。路上被扔掉的各色鞋子最多,有布鞋、军胶、溯溪鞋等等。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只有食品,无论大米、挂面,或煎饼,还是咸菜、老干妈,我们均执行三光政策,照单全收。一边高兴地清点战利品,一边又可怜着我们后面的队伍,他们是一个仔也捡不到了。幸亏前队人马留下来的这些食物,否则后面的两天时间,全队10人估计要饿着走出来了。

出来后,我清点了我身上的食品: 压缩饼一袋(118克,第7天队友送给我的),嚼一嚼1根,羽泉榨菜2包,蔬麦餐6包,这些食品应该还能撑个一两天。此次我带的食品并不多,就是本着拉练和减肥去的,效果虽不如期望,但基本达到了目的,回乌市连续几天大餐后称了下体重,比来之前轻了2公斤多。

酒量是练出来的

队伍中有人带了酒,给了刀队一瓶,然后刀队又转赠给我半瓶,只因我说睡前喝两口能促进睡眠。

此酒用人参泡过,味特浓。翻白杨沟达板等待后队时,曾从刀队手中接过来喝了一口,不曾想竟如此浓烈,一口下肚之后便觉睡意来袭,呼吸急促,脚步愈发沉重,便与刀队说,此酒当为晚上睡前之安眠良药,此时喝了实是浪费。

此后连续几天晚上,我都会喝上两口,然后便酣睡至第二天早上。

毕竟酒只有半瓶,在后面没有酒的几个夜晚里,我则在帐篷里翻来覆去,左脑数着绵羊,右脑想着复杂而又乏味的事情 ...... 不知到了何时,方失去了意识,沉沉睡去。

成功,总发生在绝望的边缘。熬得住,便是良宵佳梦的开端。一如我们在弹尽粮绝之际,意志与精神紧绷的一刻,终于走到了古仁格勒桥,即此行的终点。身体虽疲惫,精神却异常亢奋。

等回到上海当我再喝啤酒的时候,发现竟没感觉了,啤酒已失去了其医用疗效,难道还在亢奋中?

购物也疯狂

走完狼C回到乌市后,只有两件事能让人兴奋,一是吃大餐,二就属购物。

在红山干果市场,五个人一展吃货本色尝遍了所有干果之后,也展示出强大的购买力,为国家拉动内需做出了公民所不应有的贡献。每个人都是红光满面,将自己的战果装箱打包,交付与快递,然后空手而归。

买干果是我曾预谋过的,但买新鲜羊肉却是我绝没有想过的事。此事由蔡瑶所提议,然后三人便杀进三屯碑肉类批发市场。看到琳琅满目的牛羊肉,直接下手,三人共包了差不多一只整绵羊。待走出市场老远,才想起来要核对一下重量,在一水果摊处一称,竟然都少了1/4之多,遂即又提着肉杀回市场,老板自知理亏,答应给我们再补羊肉,结果我们手中又多了半只羊。

打包时,我看着这10多公斤羊肉,真是又爱有恨。结果在机场办登机时,我和蔡瑶的东西均严重超重,几经组合之后,将两个大包成功托运。两人登机时却如暴发户一般:左手拎一个,右手提一个,背上还背一个。

自我户外出行以来,此次购物虽不是最过瘾的一次,却是最疯狂的一次。下不为例,且引以为戒。

乌市印象

乌鲁木齐,就像个大杂烩,所有的一切都杂凑在一起,人凑在一起,路凑在一起,车子也凑在一起。

乱就像是它的固有的次序。正如“国际大巴扎”,bazar就应该是乱哄哄的集市,人群/商贩/摊铺/车辆全部都混闹于一体,因了人气而没了次序方是天经地义,但若要冠之以“国际”之名,又让人莫名唐突。这正是乌鲁木齐所带给我的矛盾感。

多种民族,多种语言,多种肤色,多种习惯,全集中在狭长的市区里,矛盾着共存,繁衍着生息。

大美天山

狼C的风景并不如预期,想去看风景的话,当去北疆喀纳斯一线,不过此行亦是可圈可点。

山一程又水一程的长途跋涉,风一更再雪一更的风餐露宿,早已让众人忘却了故园之声,陶醉在这片如画的旷野之中。

天一色地一色的寥廓苍茫,乌黑险峻的连绵山峰直插云霄,湍急的河流曲转绵长,山阴之地白雪茫茫深至膝盖,山阳处却是碎石横流遍野,晚间银河横贯长空南北,星群闪耀,似与古人共享此片时空,同慨星汉灿烂。

所到之处皆是粗线条所绘描出的疏狂与蛮荒景致,远非所谓灵秀江南小家碧玉之山沟沟等人造景观所能拟比。

天工造物,非自工;绝境至美,皆天成。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22-12 · No Comments »

阅读-惯性

这几个月以来,因着工作原因,还有两次长线出行(7月中台湾骑行,及国庆徒步狼塔),看书的时间并不多,但算起来闲书也看了几本,种类比较杂,体验也是各有不同:

James Patterson  :《8th confession》《9th judgement》《10th anniversary

女强人Lindsay系列10本完结。Patterson的书将就此搁置,书柜里还有不少本没读,但打算换换口味,比如读读Stephen King。

George R.R. Martin:《冰与火之歌》 1-4

因为看了美剧《权力的游戏》之故,却不满足于剧情发展之缓慢,只好找来书看。之前买了一套英文版的,但看起来太费劲,就从网上找了个错误百出的翻译OCR版,忍着头皮从头看到尾。

东野圭吾:《名侦探的守则》

我是一口气读完的这本书,名为侦探小说,实为让人捧腹不止的搞怪搞笑小说,颇有意思。

李零:《花间一壶酒》

李零的随笔、杂文等,放在卫生间,一天读一点,竟也读完了。

李江琳:《1959 拉萨!- 达赖喇嘛如何出走》

这是本借来的书,从一开始看就被作者笔下1959年硝烟前的拉萨所吸引,民族与宗教、谎言和欺骗,合作与战争所编织的藏人多劫的命运从此不再平静,西藏从此不再是一片净土。

山炸平了可以重用土填,房舍毁了可以重建,教课书上的历史可以随意篡改,但失去的生命却再也不能复生,人心再也不能回复从前。

虽然我对达赖并无好感,虽然我对西藏独立也不能容忍,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历史去寻求真实总是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16-12 · No Comments »

窗外市井

乌市市井

@ 乌鲁木齐 2012/10/09下午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15-12 · No Comments »

出山了

image image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09-12 ·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