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在理想之国 — 2018梅里100赛记

“他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流浪者,注定要永远流浪。”

James Hilton在其所著的《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中用来形容主人翁Conway的这句话,同样用来形容每一个跑者也是恰如其分!很多人生活在繁杂拥闹的大城市,所向往的却是野外大自然的宁静悠然。我们在两个世界间不停地穿梭与奔跑,大自然就是我们心中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虎跳、梅里、雨崩、神瀑,2010年7月我曾经来过,不知8年之后的今天,又会变成什么模样?那个与世隔绝的村子是否还保有着仙境般的梦幻?卡瓦格博是否依然还是那个羞涩的小姑娘,始终不肯摘下紧裹的云纱?

万千往事揉着纷杂思绪潮水般涌向心头,而我却无从下笔,就像拿起了一根烟放在嘴里却尴尬地发现没有了火,只能呆呆地望着窗外......

起心

1月11日UTMB抽签结果新鲜出炉,可惜没有带来好消息,几个朋友都没有中签。“不跑个168都不好意思”的小群中4个报了UTMB168的人中,只有过客一人中签,另外天路报了TDS也顺利收获了一张入场券。虽然遗憾,但不中自有不中的好处,就在结果出来后仅几个小时,我和老大便已报名梅里100。

决心一旦下定,旋即就进入了一种亢奋:去赴它个一场与雨崩的8年之约!去跑它个一场高海拔的100公里!连从未体验过高海拔的老大也同样踌躇满志。

只要有了目标,对我们而言,就自会有行动!我们是一群最不缺乏行动力的人。

动念

考虑到老大没有高海拔的经验,我们计划早于比赛几天到达以适应海拔,先去徒步虎跳峡,然后去雨崩村。后来赛事时间变更,结果我们前面可安排的时间更充裕了,多出了一天半的时间,我开始盘算这一天半的时间完全可以去爬个哈巴,毕竟来一趟不容易,即使爬不成雪山,在大本营做个高海拔适应也好。

在香格里拉等老大到来的空,我给哈巴向导武桑打了电话,问询了哈巴山上的情况及近期的天气,得知山上已连着下了三天雨,武桑相信后面会有一个好的天气窗口,另外所需的技术装备如冰镐、冰爪等均有出租。听到这些,我更是按奈不住地兴奋,要玩就不妨玩大的,上次雪山攀登还是2011年的雀儿山。从接触户外之初就对雪山有着一莫名的向往,一连串地爬了几座之后却又对当前的商业登山失望之至,而今又能够亲近雪山了,虽然哈巴只是一座初级山峰,依然莫名兴奋。

等老大到达汇合后,和他说了我的想法,我们一拍即合。眼前,除了兴奋与鸡血。没有别的!

买好了去桥头镇的车票,还有20分钟发车,老大说有点饿,我们遂到车站边上的小饭馆问最快的吃的是什么,老板娘得知我们只有20分钟时她很会意地答曰:米粉。一阵风卷残云,仅过了7分钟,与满脸笑容的老板娘道别,我们俩扬长而去。

28道拐前没有了赌你爬不动的马夫,徒步的小径很多已被宽阔的水泥路面所替代,走到了路上才知道准备的不足,我下载的轨迹虽是2017年的,但已然过时,其中一段腰绕的线路因为修隧道的缘故被破坏了。我和老大在铁丝网上爬了好一阵子,被工地上的人叫了下来,告知路在下面。经过几经探寻之后,终于对上了轨迹走上了正途,但1个小时的时间已飘然而逝。

8年后再走虎跳,已经记不得当时走过的路,反而觉得脚下的路和尼泊尔EBC很像很像。记忆就像一张网,咋一想起便牵动了所有的枝枝叶叶,但一旦仔细回味起来,却只剩下了破碎而又坚硬的梗。

天开始下雨,我们穿好冲锋衣准备好了一场雨战,但高原的天气就是喜欢捉弄你,一会雨又一会晴,湿闷得不行,再加上已好久没有重装徒步,爬起28道拐来相当绝望,远处的玉龙雪山一直藏在云层里,峡谷中蜿蜒着的混浊泥流发出轰鸣的水声却响彻山谷,像是对你的嘲笑。

在茶马客栈补了瓶水之后,我们继续出发,很快到达中途客栈(Half Way G.H.),此时已近8点,天色开始变暗。经过6个小时的行走,我们觉得相当疲惫,毕竟背着近14公斤的包,而且还是几经压缩精简后的。

客栈里已经来了不少客人,我们到达时他们正聊着天。第一眼看去,Half Way还是以前的Half Way,安静的小园子,可以眺望峡谷的天台,但房间内早已升级换代,以前的公共浴室已被各个房间内的沐浴设施取代,不知“天下第一厕”还安否?已然没了去参观它的兴致。

不群

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莫名地就将不群岳兄和中途的老板联系在一起了,为了想明白这个问题,着实费了不少脑细胞但还是没有想明白个缘由。

途经茶马时就得知整个虎跳峡因输电线杆被撞已全部停电,到达中途客栈后问老板洗澡的事,还以为是以前的公共沐浴间,结果老板高逼格说了句:“洗澡是必备的最基本的要求”,结果晚上发电机还没发动就爆了,亏得热水器中存有不少热水,足够我们俩冲个澡;老板还说过早上7点准点有早饭,第二天我们起来后不见人影,我不得不找遍了客栈去逐个敲门,

结完账,我和老大快速撤离,50分钟后在中峡客栈Tina's吃了顿超丰盛的早餐。

行定

和武桑约好11点在山白脸汇合,我想着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在中虎跳游玩了。谁知老大竟然这么爱拍照,每过一个点都要正拍10张再反拍10张,然后回过身来再来10张,搞得我好不紧张,毕竟后面的哈巴才是重点。

好在过了一线天之后,走出峡谷,风景不在,我们遂加快了脚步。

外面,武桑和车已经等候多时!到山白脸走了一圈,权算故地重游。

车子发动,沿着金沙江峡谷急驰。

哈巴,我们来了!

在武桑家稍做停留,我们即从彝族村出发去哈巴大本营。路上我叮嘱老大要慢点,慢慢上升慢慢适应海拔,可最后我们还是快过了马,用了3个小时到达海拔约4100的大本营后依然还是一脸的兴奋劲。马儿虽慢,但马儿更会休息,马儿更会保持速度,马儿能够跑得更远,但我们比它更有激情!特别是对于老大来说,高海拔绝对是个正儿八经的新鲜事。

在大本营转了几圈,在营房内烤了几个小时的火,拍照、聊天、烤火、喝水、撒尿,看着山上厚厚的云层被风卷来卷去,山体在云层的包裹中幻生幻灭,木头在火中噼啪作响,火星似流星般向上划出道道弧线,然后湮灭在房间窒息的空气中。我,静静地望着它们,百无聊奈。

是夜,我如期的头痛着入睡,做着各种努力让自己好好睡觉的梦!

是夜,老大如我所叮嘱的一样,躺着一动不动,只是他一丁点儿都没睡着。他说也不头痛也不胸闷,可就是睡不着!连续着三天只睡了两个多小时,超级铁人一个!

凌晨3点半起来吃了碗咸面片粥,觉得超级香,现在想起来还直流口水,看来有必要向武桑索要配方。3:52出发,我们俩是第一队,后面有大部队正在吃饭。

天上滴着小雨,好天气窗口并没有因为前面连续三天的雨而特别眷顾我们,相反而是继续让坏天气来考验我们向上的决心。走过了一小段灌木丛路,我们踏上了光亮的岩石,岩缝中还夹有雪渍,但哈巴的砾岩一点不滑,走起来并不费力。但随着海拔的上升,部分路段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这部分走起来要格外小心。

过了雪线后绑上了冰爪,虽然天色渐亮,但我们逐渐走进了浓雾中,天是白的,地上白的,分不清界限,透过雪镜中依稀能看到两侧的山脊的模糊轮廓,山脊两侧就是悬崖,而我们就在悬崖间窄窄的通道上艰难爬行,凭着感觉向上、再向上,只有感觉到确实向上才能明确路线是对的。

前面一段路老大一直很活跃,冲在前面,但到了这一段,开始有点跟不上了,毕竟连续几夜没能休息好再加上连续几天的高强度运动,着实让人吃不消。

从C1营地出发的队伍和我们汇合在一起,一个女生和我们不停地穿插行走交替领先,令我惊讶的是,她和老大一样,也是第一次攀登雪山。

浓雾中两侧山脊渐渐收窄,上山的坡度依然延伸在前面的路上,每慢走50步就要停下来喘口大气,尽我最大的贪婪吸进面前的浓雾,但呼出的热气却更妨碍了前面的视野。

在第N个50步,或者在喘过第N个粗气之后,终于看到了顶峰标志,像是一个刻着字的简陋木板,注意到右侧的山顶更高,我向右上侧挪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向导安牛上来了,安牛叫停了我,说右侧危险,到这里就可以了,这里就是哈巴顶峰。

似乎还不过瘾,似乎是因为天不作美,顶峰上的风景也就4-5米的视野内的一片白茫茫......

时间正好8点半,从大本营出发到现在共4小时38分。后面的女生也上来了,帮她和向导拍照后,我和老大及安牛便开始下撤。

浓浓的大雾中,上来的脚印已经看不出了,天好像还下着雪,小心翼翼地循着山势向下探寻了好长一段,终于遇见了向上攀登的大队伍,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相互间打着招呼,我向他们广播着此地到顶峰的大体所需时间,终于能够放开步子开走。

下至雪线,撤了冰爪,撒欢向下跑,一溜跑到大本营,从凌晨出发到回到大本营共6小时20分。哈巴之行现在可以说是圆满。

发心

和武桑沟通了一下,他说先休息会吃了饭就下山,然后去香格里拉。

老大吵着要好好睡一觉,我却兴奋地没有一点疲倦,在营房里和从广东来哈巴考察做科研的土豪(耗)烤火、聊天。

他们一行几人是考察高海拔上老鼠的种类及分布的,篝火边的木板上全是老鼠的标本,他们准备要将标本烤干,回去还要做肉质分析。问了他不少问题,也聊了不少以前徒步的经历,以至临走时已有几分不舍。

海拔4100的大本营,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这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背后都有着一串串精彩的故事,每个人都有着一颗开放的心。虽然相见短暂,但相聊甚欢,几言几语间已成知己,更多的话不必发出声即能颜传意会,如同《消失的地平线中》所述的康维或亨舍尔与佩劳尔特相逢相知和相互欣赏。

然而时间很快,道别时刻终于还是到来,虽然心里不舍,手上却是轻轻一挥,故作轻松 ...

老大,他 终究 还是 没能 睡着!

随性

重担已卸,警觉亦歇,下山过程全无负担,心意飞悦。我们一行4人(我、老大、武桑、安牛)加上马儿轻松自在,路上比较泥汀,我们不急于赶路,边走边聊,用了2个多小时到达武桑家。

见到了武桑的妈妈,一位慈祥硬朗的彝族老妈妈。我们的哈巴之行就定格在了她满脸的笑容里。

梅里100准备会上古神播放的路线视频让我印象深刻,以至于跑完之后我又看了几遍,但其中几个CP点,纵使我每一个都曾经走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它的模样了,就好像我压根没看到过似的,难道是因为高海拔缺氧所致!?

30号中午到达飞来寺,入住了老大早早预定好的梅里往事。路过白马雪山时还飘着雪,飞来寺这边则是下着小雨,看到明天将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泥战了。

准备会后是丰盛的自助餐,吃得非常非常非常饱,必须对得起赛事组织方的盛情和用心。

下午时分,雨已停,但梅里雪山方向依然密布着云层,白马雪山方向风云幻变,一会亮了半边的天空,一会又升起了浓浓的白雾。

所有人都在祈祷 明天天会变好。

时钟转到了早上8点,发令枪响,人流开始旋转,山在动,地已醒,鞋子上的泥点在飞,雨点也在盘旋着下降,汗一滴滴钻出皮肤而后又钻入土地,等待着变成雨点的轮回。

过了永宗桥后开始上升, 高海拔上升路段已没有了冲下山的那股势气。路上追上了王同伟,30号刚刚认识的北京跑友,同住在梅里往事;晚上在跑神爆的路上又曾碰到他,赛后得知他是30公里的第一名。

过西当村,不时传来加油的吆喝声,我则回应“扎西德勒”,然后就是更多的“扎西德勒”的回声。经过八一茶馆,古神在门口忙碌着,我则只是加满热水即冲向下一站。

去冰湖的路太过漫长,关键回来也要走同样多的路,高海拔的漫长上坡真是让人崩溃,感觉从中午一直到傍晚。至冰川一段和天路同行,冰川上又偶遇古神,顿觉世界真小。

正好在天就要变黑之前,我走到了神瀑脚下,水量比上次来看她的时候要少很多,但现在的她更轻盈活泼,躲在似透非透的薄雾里婀娜着缓缓流下,我凝视许久,天又开始下雨,瀑布迸溅的水滴混着雨点打在我身上,一身清凉。

飞奔而下,走出峡谷的时候碰到了老大,看他状态还不错,他说在上雨崩休息了挺长时间。

从下雨崩出来,志愿者伸出手掌,我们击掌相别,黑夜中我向着白塔跑去,然后就是一路的狂奔,左侧咆哮着的雨崩河无怨无悔地投向澜沧江的怀抱,而我也顺着她无心无肺地奔跑,一路上只有雨崩河的陪伴,好不惬意。直至神秘客栈前才看到志愿者,后又追上了两名选手。

也许是海拔下降之故,晚上的气温相当高,我只得在尼龙村的取水渠里用水浇在头上及身上,顿觉一身的舒服,此时1052号的李灏赶上来,我的号码是1025。从此之后30多公里我们一路偕行,直到终点飞来寺。

从尼龙出发到拥用的机耕路真得要走死人,无语!漫长的路总有尽头,但到了尽头之后又发现黑暗中还有新的尽头在等待着你。

6月1号早上5点48我们从曲登阁出发,向终点发起冲击,天逐渐变亮,然后太阳出来了,直辣辣地照在身上,让我们毫无防备,后果当然不言而喻,左手腕被晒红,鼻子、嘴及下巴区域成了黑三角。

最后关头,冲进24小时的希望越来越大,但是不到终点,你永远不会知道还有什么样的路,我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催促着李灏。

在奔跑了近24小时之后,我们俩同时冲线!23小时28分。

情切

6月2号早上,我和老大拖着麻木的双腿走到楼下,正遇到梅里往事的老板,他问我们:你们吃过我们的早饭没?“没有”,我们回答说。接着老板很自豪地说:那你们必须要尝一尝!

于是我们坐下,老板则忙开了,陆续端上来牛奶、奶昔,烤好的面包片及黄油、草莓酱,然后煎蛋和青菜卷,好丰盛的早餐。

临走的时候,正吃饭的老板看到了我们,放下碗筷起身相送。

那一刻,真得不想走,真得想留下来。

素蚁、土豆、老大、我,我们四人将自己塞进了一辆小速腾,任由它飞驰着将我们带离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我们曾挥洒汗水,这个世界里我们曾兴奋而又绝望,这个世界里我们狂奔着叫嚣着狂热着,这个世界里我们又曾无比安静和虔诚地凝视着、祈祷着...

不舍,情切,甚切!

锚点

凡事你曾用心,事必然也会铸造着你。做了但没有一点反响,岂不是等同于从未做过!

8年前的雨崩之行,是我开始独立走长线的锚点;

8年后的梅里之行,是我最惬意的一次高海奔跑体验。

还记得20年前的哈尔滨的一个冬夜,跑过了第一个10000米;

还记得在华政操场上的第一个60圈 ....

太多,太多,早已被抛在了脑后,因为一直有新的锚点在筑起新的高度。

结束即开始

迪庆,是一个奇迹之地,民族的融合,三江并流,山川壮丽,每个人心中的香巴拉圣境,理想之国!每一个跑者的奔跑之地!转梅里,穿三江,跑出自我!

就如在西奈山上上帝对摩西所言:"I AM WHO I AM ..." (From Exodus 3.14)

跑我所跑 !

爱跑而跑 !

无所不能跑 !

WE ARE RUNNING WHAT WE ARE RUNNING !

WE ARE RUNNING WHY (BECAUSE) WE ARE RUNNING !

WE ARE RUNNING WHERE WE ARE RUNNING !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6-08-18 · No Comments »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越野记

这是最好的比赛,这是最坏的比赛;
这是智慧的决定,这是愚蠢的决定;
这是信仰的时刻,这是怀疑的时刻;
这是光明的一天,这是黑暗的一天;
这是希望之水,这是绝望之山;
人们面前绵延青山接连天际,
人们面前白雾阻隔咫尺难见;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总之,那时印象分明就是眼前,喧嚣着的如潮水的人群,无聊至极的一般疯子,个个脸上洋溢着电光一样的兴奋和一发不可收的癫狂。说它好,越野就是有这般魔力;说它不好,所有的人已经着了它的魔。

---- 新的一天从找不到起点开始!

想当然的就以为出发点就是公园边上的城门(实为崇和门),就是没有提前查看下出发点,就是不愿停下来确认轨迹,就是不愿去取藏在背包深处的手机,就愿意相信和一位交流都不通畅的老外所认准的他老婆在微信上共享的一个小点,就是乐意和着人流狂奔,从崇和门奔到最西边的望江门,然后又沿城墙外奔到最南边的兴善门。就是对此类的偷懒没辙!

一路上边跑边问,结果路人包括出租司机竟没有一个知道兴善门的。等到我跑到起点,离发枪已经5分钟了,大部队早已没了踪影。在我连闯三个临海古城门的时候,乾昌和茂飞大概正在愉快的拍照和把妹吧,叹好机会总是一去不复还!

以最快的速度寄好装备、芯片检录,顺着赛会的旗帜快跑,这时后面传来一声吆喝,原来是另外一位没找对门的跑友,还是台州本地的,我们边笑边跑边聊,一路上没有看到志愿者和其他队员,心存怀疑但没有停下脚步,直到看到了亲爱的志愿者们,心里的石头才算放下。小跑一会,追上了正慢走等我的乾昌和茂飞,兄弟见面格外亲切。真基情才是好基友!

----  这只是一场和关门时间的赛跑!

SP(兴善门)-CP2(兰辽农场) 21KM 海拔:+1200/-400 用时:3:42

从古城墙下来跑没多远,便进入山野小径,连续的上坡,此时刚开始已然有些乏力感,好在人流拥挤,道路湿滑,大部队只能蛇形蜿蜒慢行,我倒是得以缓口气。想着这几个月一直在出差忙工作,没能系统训练,不免有些担心。担心也罢,只得硬着头皮,以自己最适宜的节奏匀速行进,不特意去跟茂飞和乾昌他们,逐渐和他们渐行渐远。后面的路还很长,我跑的还算是比较耐心,因为自己清楚自己不仅仅输在了起跑线上,而是起跑之前的训练,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节奏。

然而就在离CP2兰辽农场还有约5公里的地方,后面有人赶上来催促大家快点,说CP2的关门时间马上就到,我看表已是9:10,离关门时间9:50还只有40分钟,还不知后面这5公里是怎样的路况。跑了这么多次比赛还是头一遭碰到马上被关的情形,目前的速度其实并不慢,但还是不够快。之后又听到解释说主办方特意收紧前几个检查点的关门时间就是为了最大化的刷掉能力弱的队员,因为后面的爬升和夜跑更多更难更险。难不成这么快就被刷下去了!?

此时已管不得节奏,只专注于地面路况和前面人的脚跟,翻过一个石头又一个石头,越过一个人又一个人,整队伍的人都在拼,开始基本全是平路或缓坡,然后就是一路下降,但下坡路上全是杂乱的大石头和在石头上龟行的拥堵的人群,我择机从右侧的石头堆上飞过,走到人群的空档,然后一跑飞奔直降CP2兰辽农场,看时间正好9:50。至打卡处得知关门时间是10点。见到了乾昌和茂飞,三人嘴不停手不停边吃边拿,回望慌乱的人群不断的向检查点涌来,有点幸灾乐祸,心想这一关总算过了。

20160416-柴古-31199814120270419120160416-柴古-22718329911458752420160416-柴古-cp3

CP2(兰辽农场)-CP3(上白岩村) 8KM 海拔:+490/-500 用时:1:54

CP2过得不容易,CP2-CP3这段算是此行最容易的一站,像是暴风骤雨前的片刻平静,因为后面的路只会越来越虐。CP2出发后,一路上紧跟乾昌和茂飞,路上下了阵急雨,鞋上全是泥,越走越重,比较辛苦。约11:45左右到达CP3,此时到关门时间也仅仅提前了15分钟。

此站是30KM的终点,人声鼎沸,全是欢乐的声音,好幸福!只是对我们跑82KM的来说行程刚刚过了1/3。

CP3(上白岩村)-CP4(盆化寮) 6KM 海拔:+530/-180 用时:1:40

30KM的人撤离之后路上的拥堵状况马上就好转了,只是中午是我传统的最差状态时间段,特别是吃了一肚子香蕉和一碗稠粥之后,上坡路段更是抬不动腿了,右大腿肌肉感觉明显乏力。和茂飞及乾昌的距离越走越远,我索性不着急了,不紧不慢按节奏走,边走边调整状态。60KM收队的老伯则健步如飞地从我后面赶超,边走边聊,拿着对讲乱呼一通,让我好不气恼,自叹不如。没想到的是,此老伯竟一路跟到了CP6,直到CP6出发不久才终于将他老人家给甩开。

因为道路塌方,CP4调整了位置,补给较少,只有冷食、凉开水,加上天气又转恶劣,开始刮风下雨,冷风吹身上不禁要打寒颤。简单补给后和好兄弟茂飞乾昌又开始下了下一站的征程。

CP4(盆化寮)-CP5(黄家寮) 12KM 海拔:+500/-1000 用时:3:15

20160416-柴古-spyuq5at8453tyb9j0rhtj1ysp33ow2920160416-柴古-nrgjofds0o8t1emi40ynh9ew4yvz33di

出发后就是缓慢上升,好在上升路段主要集中在前面,后面和60KM的线路分道后则是一路下降,一路上没就见其他人,我跑的倒也相当惬意,状态逐渐回升中,不过茂飞和乾昌状态更好,茂飞竟然说跑到现在还没有感觉,而我感觉已经残废了一半,太打击人了,遂劝他们先走,我在后面正好可以悠哉悠哉。最后1/3的路段基本沿溪流走,一会左一会右,要不断穿过溪流。在第一个过溪点看到了绳子,应该是主办方所说的要溯溪的地方,我索性脱了鞋子在冷水中泡了一会腿,感觉相当棒。晾脚的时候后来终于跟上来三人小团队,聊谈得知他们从徐州来,想到同是徐州人的老渔民正在跑江南60KM,不知怎样了。和徐州小团队共走了一段路,直到快CP5时才分开,我先行一步到达CP5,茂飞乾昌也刚到没多久。

天马上要黑了,CP5点开始检查装备,将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检查完毕后又塞回去,费了不少时间。CP5有热面条,吃的相当惬意,味口相当好,吃完面又喝了一碗热汤,刚刚好,正准备出发,没想到此时丹丹到了,正赶在关门时间之前,乾昌正开吃,大家遂决定等等一起出发。等了一会身体有些发冷,又吃了一碗热面条,绝对吃撑了。

CP5停留了30多分钟,以至后来的时间相当紧张,差点被关门。

CP5(黄家寮)-CP6(跑马坪) 10KM 海拔:+1200/-600 用时:4:15

这段路可谓是最绝望的一段,出发后就是艰难的上升,我们三人陪丹丹走了一段,然后便快步先行,走了一段根本不是路的路,先是在圆木堆上走平衡,然后又在横七竖八的树阵里走梅花桩,叹主办方这样为虐而虐的路线设计,又遐想闫龙飞跑到这里时皱起眉头的样子(到终点后才行知闫大神因为伤病没来跑柴古)。梅花桩虽然难走但并不费力,后面却是耗尽体力的艰难爬升,我在心里数着自己的呼吸,从0到100不断循环往复,终于达成这段不间断的海拔上升,可等到我们终于爬到山顶才发现前面还有座更高更黑更恐怖的山头在等我们,上面零星有头灯的灯光闪烁着光环,像梦境,像幻觉,但冰冷的现实又将我们拉了回来,饥饿感与疲倦感阵阵袭来,我和茂飞坐着休息了会,吃了个能量胶,这是此行我第一次吃自己带的补给,也是仅有一次。休息的时候,乾昌上来后没有停留继续上山,看起来体能还相当好;收队的老伯吵着他的对讲也走了过去,后面紧跟着还有一队的人马。我和茂飞休息一会后继续赶路,然后听到前方有人喊“前面是平路了”,终于不用下降了,我俩像打了鸡血,一阵加速跑,就好像前面有金子要抢似的。

走得已经麻木了,关门时间马上就到,我觉得时间已经不够了,茂飞问我要不要跑一跑,但我实在跑不起来,特别像这种漫长上坡,快步走都觉得腿部力量有些不支。被关门倒也是个最好的解脱,真的不想再走了,也走不动了。思想的扰动开始跳跃,但脚步并没有停,还是艰难地一步步迈向前方,还在不断地赶超,只是越走越累,越走越绝望。对面有志愿者走过来,说还有1公里,但远处闪烁的头灯让我觉得他说只有1公里真是荒唐的可笑,分别还有“10公里”的距离。

走着走着,前面的一个人给我让路让我先行,我对他说了句“加油,马上就到”之后,忽然觉得脚步一阵轻松,又开始健步如飞,状态回来了?!一阵急步,看到了高处的影子原是风力发电机的高塔,隐约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嘈杂的人声,很快望见了CP6的灯光,我又飞起来了!

21:30:我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工作人员正给我打卡,正好是关门时间,赶上了,TNND,终于赶上了!

CP6(跑马坪)-CP7(米筛浪) 4KM 海拔:+270/-150 用时:0:55

喝了一碗热面条后,帮茂飞整理水袋,忙中出错,搞了好一会子才搞定,此时丹丹也上来了,但因为晚了5分钟多被关了,但她还是决定继续走完全程。出发时已是21:38,到CP7的时间已经相当紧张,但越是时间紧张却越是出各种岔子。天空非常黑,伸手辨不出五指,头灯发出的昏昏的光只能勉强照亮脚前的方圆之地,根本看不到路边红色的路标布条,只能凭着感觉走,来回了几趟以确认路线,耽误了不少时间,后来前面又传来路线不对的喊声,我跑过去又跑回来找路。此时收队的老伯又上来了,肯定的确认路线是对的,原来是风将挡住岔路的信标吹开了,正好挡住了正路,让我们不知可否了好一阵子。

我径直冲到了最前面,钻入丛林,上窜下窜,左转右绕,进入无人之境,心无旁骛,眼中只有脚下的路,远处移动的光点和主办方放置的闪烁的青蛙灯就是我的方向,向前,向前,再向前;快,快,更快!

远远的听到喊加油的声音,还看到有照向天空的光柱,CP7应该快到了,希望就在前方。

22:27分终于到达CP7,志愿者一边给我打卡一边说我这提前的3分钟太值了!82KM组为安全调整了后面的路线,不走原计划的20公里,直接走完60KM组的10公里到终点即可完赛。

CP7(米筛浪)-EP(南岙村) 10KM 海拔:+50/-1400 用时:2:08

得知后面的路线基本全是下降,并且只有10公里,基本放下心来,确定顺利完赛不是问题,并且状态正酣。在休息点喝了点热水,未做过长停留,和一行人一起出发。没多久,乾昌等三人说没有看到路标折返了,大家一同确认路线无误后继续下山。部分路段路标间隔较大,好在岔路不多并且主要是横切公路下山。4公里后开始看到青蛙灯,确认路线没有问题,和后面的队友逐渐拉开距离。台阶路相当湿滑,不小心曾屁降一次,路况基本可控,下坡和认路都是我的强项,一路飞奔,没想到前面还有不少82KM的队员,零零闪闪,有人脚伤走的比较慢,有的队伍边聊边走,大家看到我都不约而同的让路,让我好生感激,简单寒暄后便分道扬镳。

下山的8公里路感觉特长,一路下降,总也走不到头。等下到公路后一阵喜悦,心中想马上就到了,但2公里的公路跑起来并不短,虽然临近村子有路灯,但路标难辨,据后面的志愿者说路标被人给拆了,我一边嘀咕着一边慢跑,直接看到志愿者,志愿者,真亲人呀!还记得我沿马路拐过弯跑到快到终点的马路上时,在前方很远的一位志愿者就开始大喊加油,并挥舞着手中的闪光棒,好似比我还要激动的样子!感谢你们,真心感谢你们,是你们让这场比赛更精彩,是你们让这场超马更圆满!

00:43,冲线!比赛结束!感觉真好!

感谢茂飞和乾昌的一路陪伴和鼓励,感谢辛勤的志愿者们,感谢主办方搞了一场让人难忘而又觉得遗憾的越野赛事。

装备小结

随身穿戴:

1,空顶跑步帽 (的卡侬)
2,快干T恤 (NIKE DRI-FIT)
3,快干7分裤 (NIKE)
4,小腿压缩护套 (ZAMST)
5, 五指加厚运动袜 (injinji)
6,越野跑鞋 (LASPORTIVA MUTANT)
7,越野包 (ULTIMATE DIRECTION AK 2.0 Race Vest)
8,登山杖(BD Z-POLES 112177)
9,全指手套
10,头灯(BD Spot, Fenix HL60R)
11,轻量冲锋衣(TNF)
12,Sunnto AMBIT(心率带+FootPod)
13,头巾(扎手腕上,擦鼻涕专用,哈哈)

食品:

1,能量胶8个(吃2个)
2,盐丸10个(约每7公里一个,共吃了7个,晚上没吃)
3,MoveFree 2片(赛前吃)
4,水2瓶

备用物品:

1,SKINS S400保暖衣一身
2,简易雨衣
3,口哨、现金、纸巾
4,创可贴,红霉素药膏,纱布,包扎带
5,全指手套(备份)
6,急救毯
7, 手机及密封袋

经验检讨

1,对比赛线路基本没研究,关门时间、路况等一点概念都没有
2,未提前探明起点,以致第二天误点,并且多跑了4公里的路,白耗体力
3,头灯电池电量不足,新买的Fenix HL60R未充电(好在撑过了最难走的一段),
     BD头灯放包里被按压误开以致晚上使用时亮度不够
4,检查点的休息时间过长,以致后面时间过于紧张
5,赛后才发现错过了检查点的好多好吃的 :)

20160416-柴古-68758342399766806720160416-柴古证书20160416-柴古成绩

 

The best way out is always through !
     ---- by Robert Frost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4-20-16 · 2 Comments »

南京山地马拉松

去年跑过一次,今天再次参加,本次成绩为458,比去年的520快了20多分钟。从2月到3月一直没有系统训练,工作出差等严重打乱了训练计划,体力储备不够以致最后3公里两腿肌肉抽筋,只得以走走、停停、跑跑的节奏完赛。

certs_owycfpkcswrbpgb920160325-南京山地

和美女冠军东丽合影等待发枪国学队合影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3-27-16 · 1 Comment »

上海马拉松完赛

20151108135057_562_00624620151108135057_562_006247Shanghai Marathon

创个人PB: 346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1-11-15 · No Comments »

宁海50KM越野赛

587640536006935080mapforninghai3-8036a0b797b0ba247c044625ed7d505a宁海成绩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10-18-15 · No Comments »

金华50KM越野赛

金华山越野赛1金华山越野赛3

金华50KM越野赛完赛,海拔累计上升2900米,用时9小时25分,破天荒拿到了名次,还有200软妹的奖金。

组织方首次规划此类赛事,经验明显不足,很多地方都没有做到位,比如路标不但不准确而且很多路段缺失,CP1竟然没有补给等等。不过,金华的志愿者非常热情,特别是下午天这么热的情况下,依然兢兢业业,绝对要表扬一下。

Continue reading » · Rating: · Written on: 05-31-15 · No Comments »